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跟谁学“出师不利”?刚刚更名“高途” 就被点名通报

跟谁学“出师不利”?刚刚更名“高途”,就被点名通报

来源: 时间财经 

原创 武竹一

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通报称,针对近期群众反映强烈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组织专项检查,依法查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

资料显示,北京百家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跟谁学”)通过其运营的官方应用程序“跟谁学”销售多款培训课程,销售页面显示诸如“¥11998元,联报优惠¥3880”的优惠活动,但¥11998在优惠活动前未实际成交过,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价格违法行为。基于此,跟谁学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在此之前,北京市教委印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近期检查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指出,北京市教委会同相关部门针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招生收费、广告宣传、课程师资等内容进行检查。

其中,高途课堂存在的问题包括:在APP等渠道售卖秋季课程,违规提前招生收费;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

北京市教委也表示,针对上述问题,已责令相关机构立即停止违规行为,并限期在本机构网站或公众号显著位置公示整改措施和结果。市教委将联合网信、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大查处力度,持续规范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秩序。

关于具体整改举措,时间财经多次联系跟谁学方面,截至发稿,暂未获回复。

图源: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

教育专家陈礼腾对时间财经表示,近年来资本的疯狂介入、广告的夸张投放、高速发展下的在线教育平台,或多或少已违背教育初心。此次顶格处罚,也给其他在线教育公司敲响警钟。

第三方平台黑猫投诉显示,“跟谁学”存在数百条消费者投诉,其中“虚假广告”、“诱导消费”等问题尤为突出。

根据公开资料,高途集团前身“跟谁学”于2014年6月由陈向东带领创建。最初,跟谁学定位为匹配师生资源的教育O2O平台,即为老师及学生提供多种增值服务和学习工具。资本鼎力加持下,跟谁学迅速发展,成立两年之后,入驻平台老师数量超过50万,机构达6万多家。不过,由于过于依赖补贴、缺乏盈利模式等问题,教育O2O模式迅速转冷,教育O2O平台开始被资本市场唱衰。

在此背景下,2016年11月,跟谁学开始探索B2C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2017年6月,聚焦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K12品牌“高途课堂”成立。选择聚焦toC业务仅一年后,跟谁学便扭亏为盈,并成为成国内首家规模盈利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

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截至3月31日的2019年前三个月,跟谁学净收入分别为9758万元、3.97亿元、2.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695.5万元、1965万元、3389.1万元。而在成功上市的2019年,跟谁学净利润同比增长超10倍,毛利增长也超过5倍。上市后一年内,跟谁学股价也增长超9倍。

另一方面,上市不到两年的跟谁学,却遭遇灰熊、香橼、浑水等知名做空机构先后16次做空,深陷财务造假质疑旋涡。今年4月8日,来自加拿大的做空机构灰熊研究院发布针对跟谁学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德勤无法签署跟谁学年度审计的7个原因》,直指跟谁学营销费用爆炸,现金流造假、费用虚报、教师资格造假等问题。

除做空质疑外,最新财报显示,跟谁学2020财年全年营收71.25亿元,全年净亏损13.93亿元,这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全年亏损。与此同时,跟谁学销售费用也在2020年迅速攀升,同比涨幅达458.7%。财报显示,跟谁学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亿元、10.41亿元、58.16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0.23%、49.22%、81.63%。

在线教育平台广告大战愈发激烈,从线上效果类转战到网络综艺广告后,机构营销费用攀升。今年1月26日,跟谁学的高途课堂、作业帮等机构被曝在广告中使用同一名演员扮演名师,遭到监管机构批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时间财经表示,从营造良好教育生态角度看,培训机构的广告营销将是监管接下来整治的重点。

此外,熊丙奇也表示,跟谁学出现业绩下滑,主要原因在于培训机构烧钱广告营销过多,“大量的广告营销不仅带来教育焦虑等负面社会问题,也使得企业无法聚焦教育本身,成本攀升、盈利能力下滑,随之带来资本市场对培训机构未来发展的疑虑以及不看好。”二级市场上,跟谁学股价自今年1月底触及历史新高后,至今已下跌80%以上。

资本市场的跌宕和业绩方面的由盈转亏,似乎让跟谁学的再一次转型势在必行。

4月22日,跟谁学对外宣布,将已沿用7年的集团名称正式由“跟谁学”改为“高途”,更名后的高途集团分为高途课堂和高途学院。高途课堂仍服务K12中小学,原跟谁学成人业务则更名为“高途学院”聚焦成人业务需求。

对于更名原因,跟谁学表示,现在“高途课堂”业绩已经占到了年报的近90%,“跟谁学”这个品牌名已不能代表集团现在的业务品牌,改名主要是为节约营销费用以及将业务聚焦到“高途课堂”的业务上。

“本地化”和“成人教育”成为更名后的跟谁学新业务重点。4月22日,跟谁学副总裁、高途课堂负责人刘威曾表示,高途课堂将发布本地网课,“本地网课将是在线教育的新起点”。此前,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的主流产品是不分教材、不分地区的通用课程。本地化似乎成为目前在线教育平台普遍趋势。据报道,猿辅导也在搭建本地化运营团队,学而思培优则依托各地分校和学而思在线开设了本地网课。

在线上投放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地面引流成为在线教育机构必争之地。陈礼腾对时间财经表示,网课本地化更多是为满足应试教育需求,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教材版本,本地化网课教学适配性更高,效果会更好。但同时,在线教育机构本地化,面临着来自本地教育机构的竞争压力,本地机构更加熟悉当地的教学环境,经验更加丰富。

此外,跟谁学也明确重点发力成人教育,并旨在将高途学院打造为全国成人在线教育的第一品牌。“相对K12领域,成人教育在政策监管中往往能获得更高的自由度。”熊丙奇表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欧洲杯代理_365欧洲杯代理开户_365代理开户平台 » 跟谁学“出师不利”?刚刚更名“高途” 就被点名通报
友情链接:新2娱乐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 365全部网址 365的官方网址 365最好的体育网站